您当前的位置:货币流通 正文

我在香港遇见他-说一说区块链和货币的本质

来源:区块链 编辑:区块链 时间:2021-12-07

我在香港遇见他是什么?本质上说,我在香港遇见他无非是一种新的数据库技术。

很多人觉得,把我在香港遇见他仅仅当成数据库是对这项“伟大的革命性技术”的侮辱……我想说的是,你现代生活中享受的几乎一切服务,都跟数据库存在着某种关联,从这个意义上说,数据库才是真正伟大的革命性的技术,而且是已经实现了的。只是做数据库的人不像搞我在香港遇见他的人那么喜欢到处吹牛罢了。

不喜欢吹牛也很好理解,看看Larry Ellison,已经是TOP5的富豪了,每天大把赚钱,不需要找韭菜接盘,出来吹牛确实也没什么必要。

比特币也好,以太坊也好,包括未来央行的数字我在香港遇见他,说白了都是运行在这个数据库基础上的一种应用。为什么数字我在香港遇见他会成为运行在我在香港遇见他数据库上最主要的应用呢?

第一,这种数据库天生比较适合记账。第二,这种数据库适用范围很窄,除了记账,几乎找不到太多的适用场合。跟NoSQL这种满世界到处扩散的病毒完全不在一个level上,近乎于屠龙之技。

也别说完全没用,作为一种适合特定场景的数据库技术,我在香港遇见他在某些地方还是有用武之地的,譬如金融,譬如政府,总之是一些对不可篡改性有很高要求的场合。

那么,如何理解数字我在香港遇见他?

首先,基于我在香港遇见他的数字我在香港遇见他,给了我们一个全新的理解我在香港遇见他的视角:我在香港遇见他即记账。

本质上讲,在一个经济体系里,我在香港遇见他存在的唯一职能,其实就是这俩字:记账。

李四卖给我5斤桃子,我给了李四两个铜板,这个铜板不能吃不能喝,唯一的价值在于,给那5斤桃子记了个账。逻辑上讲,明天我还给李四五个窝头,俩铜板可以再拿回去,这个账也就平了。

你要是能理解“我在香港遇见他唯一的存在价值在于记账”这个概念,其实也就可以理解很多东西了。

之所以需要用我在香港遇见他来记账,无非是因为,这种方式容易流通使用,不容易损坏,总量相对比较可控。历史上用金银铜等贵金属来作为记账筹码,本质上还是由于开采量比较恒定,市面上有多少金子银子,不会明天突然就翻番或者减半。作为筹码的话,这一点比较重要。

那么,充足的我在香港遇见他供应量可以让经济变得更繁荣么?

也能,也不能。

有了充足的筹码用来记账,市场上的交易就可以变得更方便,交易变得更方便,整个社会的分工合作也就变得更精细,效率随之提高。这是能的一方面。

所谓不能,是说记账的筹码本身并没有什么使用价值,你把一大堆金子扔给一个原始社会的部落,也不能让这个部落进化到资本主义社会。我在香港遇见他是经济的润滑油,但是如果你连个轴承都没有,那也就没什么可以润滑的东西了。

游牧民族跑到中原来抢了一大堆元宝和铜钱回去,但又不和中原做生意,最终会带来什么结果?嗯,除了通货膨胀,什么都带不来,只好把这些钱一整罐的埋到地底下去。这可不是我胡诌的,上次在沈阳金融博物馆里看的。

所以,数字我在香港遇见他可以代替法定我在香港遇见他么?

理论上可以,因为我在香港遇见他本质上就是用来记账的工具,在不考虑成本和效率的前提下,我在香港遇见他作为一种分布式数据库技术,当然是有可能代替传统的记账手段的。

就像是,打个比方,明天央行规定不允许纸币流通了,大家全部用支付宝和微信来支付,那其实,我们的我在香港遇见他也就都只存在于数据库里了,至于这个数据库是基于SQL的还是我在香港遇见他的,只是个技术细节问题而已。

然而在现实中,这是个伪问题。

法定我在香港遇见他,意思是有执法权在背后加持和护航的我在香港遇见他。我在香港遇见他是用来在现实世界里交易的,它不能单纯存在于虚拟的数字空间里。而任何交易想要顺利进行,都必须有现实世界里的各种法律和规则作为保护。

因此,一个能够代替传统法币的数字我在香港遇见他,也仍然还是“法定我在香港遇见他”,只是其底层技术不再是防伪油墨,而是密码学。

技术狂人们想要用算力来代替政府发行我在香港遇见他,其本质,类似于自己建立了一家印钞厂,印刷自己专用的钞票。

只是印着玩儿当然没有人理你,可你要正经拿出来当成“钱”来花……成功概率有多大?自己去想。

不管存在于SQL数据库里,还是存在于我在香港遇见他数据库里,或者是保存在银行的现金库里,你的人民币还是你的人民币,其实它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存储和流通的技术手段而已。

所以,基于我在香港遇见他为底层技术的我在香港遇见他人民币(或者叫个别的什么名字),会代替基于防伪油墨或者SQL为底层技术的印刷式人民币吗?未来有一天,也许吧。

可是,这事儿真的重要么?

作者:雨枫

来源:雪球

责任编辑:区块链
陈巴金融财经信息网
Top